我在基层做信访——十年磨砺终不悔

    一个人一天中有五六小时倾听来访者的投诉,一年里有二百天接受他人的抱怨,这样的活一干就是十几年,你做得到么?扪心自问——很难。而唐镇信访办的顾惠国同志就是这样一位勇于担当的基层信访干部,2005年从事信访工作以来,他始终站在群众来访接待的第一线,对来访群众,始终做到一张笑脸、热情接待。一批信访积案和难题经他协调得到妥善解决,不少上访人还因此和他交上朋友,彼此像亲戚一样经常走动。

信访办的“老顾”

    老访民们都喜欢亲切地称呼顾惠国为老顾老顾,阿拉的事体还没解决,侬要帮阿拉讲讲闲话,阿拉相信侬!——那份熟悉、亲热劲,比之亲兄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呢。当问他访民们为什么对他这么亲热?他摇着头笑笑说:其实也没什么,他们许多人都是弱势群体,从访民的角度多想想,能帮的尽量帮帮,这就是我们的工作。

    这不,在信访办门口他又被人截住了:老顾!交关辰光呒没看到侬啦!一见是“老熟人”,老顾便熟络地把他请进自己办公室。待沏上了一壶好茶,两人便长里短地聊了起来。不知情的人看着这场景还以为是两人是熟识已久的好朋友呢。其实来人是老访民龚**,他曾因对动迁安置不满持续到镇里和动迁办来缠访,虽然镇政府已做了多次的解释工作,但龚**仍然想不通,还曾携带榔头闯进信访办公室威胁工作人员。顾惠国接待龚**总是极尽耐心地反复向他释法明理。通过耐心细致的解释、疏导, **的思想疙瘩终于慢慢解开,流露出自己因失业在经济上比较拮据的真实想法。在了解到龚**的切实情况后,老顾动用了自己的私人关系,将他介绍到一家民营企业工作,为他解决了实际困难。

“好脾性” 的老顾

    老顾的好脾性是镇里出了名的。在信访接待中,难免有个别访民情绪激动,态度粗暴,遇到这样的访民,老顾照样始终能做到和言相劝,情理备至。

    小湾村1队有29户村民将自己的自家的自留地租借给物流公司以获取租金。这件事被其他村民知道后,误以为是村委出租土地、村干部倾吞了出租款。便有67个村民吵嚷着要求“分红”并闹到了镇里。老顾在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,耐心地向村民们解释:村民户出租自留地是个人行为,村委将向企业收集《租赁协议》,一周后公示。听闻答复,一个上访人**拍打着桌子吼道:“等一个星期,你们伪造证据骗我们,不行!”其他访民也纷纷起哄,不再听老顾等信访干部的任何解释。这时**一个大步窜到老顾身前,一手就掐住老顾的脖子,将老顾重重地推在了墙上。老顾远比上访人**要身材魁梧,但此时理智的他没有作出任何还击的举动。当众人将上访人**拉开后,余怒未息的上访人又抓起接待室的烟缸和椅子砸向老顾……接待结束后,老顾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吐出长长一口烟对办公室的年轻同志说:老百姓有时把我们当出气筒,但我们得忍着,因为暴力有时除了加深矛盾和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,什么都解决不了! 

老顾的“收藏品”

    在老顾办公室的文件橱里珍藏着一些特殊的“收藏品”轻易不示人,那是一面面的锦旗。信访办的同志都知道每一面锦旗都有一个特殊的故事,每一面锦旗都是群众们给予顾的最高褒奖。

    20146月,一条信息引起了他的关注:“小湾村的贺**现年已19岁,但至今未上户口”。通过核实,了解到贺父虽然是小湾人,但贺**却出生在安徽,且智商低于常人。父子俩相依为命住在小湾村,仅靠贺父的零工收入及民政救济度日。贺**一直未向公安部门报生,没有户籍,幼年一直辍学、成年后也没有工作能力,不能享受社会保障、医疗等惠民政策。为落实其户籍问题办理户口,顾惠国同志积极为其搜集相关证据。为了确认当事人的关系,他带父子两人来到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,垫付费用为二人做了鉴定,确认了两“贺”确为父子关系。后顾惠国又赶赴安徽阜阳市颍上县,走访了贺**出生地派出所、医院及村组干部等相关知情人员,终于确认了贺**在出生地安徽没有报生记录。在取得了相关证据材料后,顾惠国将该问题向新区领导进行了专题报告,同时将调查材料上报浦东新区公安局审核。

    2014723,浦东新区公安局作出了给贺**补录上海市户籍的决定。至此,当了19年“黑人”的贺**终于有了户籍,领到身份证。为感谢“老顾”,贺**父子激动万分地奉上了一面写着“为民排忧情深似海,为民办事关怀备至”的锦旗。